NBA

战气凌霄 第2892章 奸计得逞

2020-01-13 23:2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气凌霄 第2892章 奸计得逞

“若非那陆天羽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硬要挑战五道五行溶洞,我炎帝学院又怎么会颜面尽失。现在好了,不仅我炎帝学院丢尽脸面,我圣院长老疯院长,更是把随身所用的玄兵也丢了,你竟还好意思在此地为陆天羽说话,你是谁?”这名修士冷冷的看着王中。

疯老邪与龙恨天的一战,虽然没有大肆宣扬,但还是被整个学院的修士知道了。得知疯老邪不仅败于龙恨天,还把随身玄兵也输给了对方,学院众修士自然愤怒不已。

龙恨天已经离开,他们的怒气无处发泄,只能怪罪到陆天羽头上。

若非他狂妄自大,硬要挑战五道五行溶洞的关卡,疯老邪又怎么会与龙恨天立下赌约,最终丢了炎帝学院的面子,还把随身玄兵也输给龙恨天。

现在学院大多数修士,都认为错在陆天羽。

王中刚从五行土之道溶洞内出来,自然不知道这些事,闻言也是一愣,好半晌才平静下来,淡淡道:“陆天羽过五道五行溶洞的考核是他自己的选择,与他人无关。疯长老选择与龙恨天对战,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输赢,怎么能算到陆天羽头上呢?”

“你这么说,分明是在议论疯长老不自量力。”金兀术阴险道。

果然,听闻他的话,在场的兼星院一众修士,皆是对王中怒目而视。

王中脸色一沉,怒道:“你休要曲解我的话,陆道友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请大家不要苛责陆道友。别忘了,他乃是炎帝学院气炼师工会的气炼师。”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修士果然沉默了下来。

肖阳见状,冷笑一声道:“我等尊崇气炼师,是因为气炼师值得尊崇。而这陆天羽,狂妄自大,不自量力,有哪点值得我等尊崇?诸位还不知道吧,我等先前与陆天羽乃是旧时,他却在我与这位王中道友之间,挑拨离间,害得我兄弟二人分道扬镳,简直可恶。”

“还有这等事?这陆天羽未免也太卑鄙了吧?”

“我早就看出,此子绝非好人。否则,诸位长老怎么会让他不经过考验便加入学院呢。”

“是啊,我等当初进学院,可是经过重重考验的。陆天羽不知给诸位长老下了什么禁制,才让诸位院长、长老加入炎帝学院。”

“我看也是如此……”

“你们……休要胡说!”王中闻言怒道:“我与肖阳、空虚二人确实认识,但与他们分道扬镳,却非陆道友。相反,若不是陆道友相助,我今时也不会站在这里……”

“你胡说!”就在这时,一道厉喝响起,不远处走过来一人,竟是叶尘道人。

“叶尘道友,你怎么会在这里?”王中眉头微皱,他发现叶尘道人身上没有过关的标志,说明他未从五行溶洞内过关而出。

“哼,我为何会在这里,你不清楚吗?若非你与那陆天羽,我此时已经通过了炎帝幻境的考核。都是陆天羽和你,害的我未能从五行溶洞内过关而出。”叶尘道人一脸愤怒之色,话到最后,却面露哀色,变脸之快,让王中颇有些目瞪口呆。

“这位道友,不知陆天羽与这位王道友如何害的你未能过关的?”金兀术故意问道。

“那陆天羽不听劝阻,非要进土之道溶洞,结果一去半个月未出关。他未出关也就罢了,我等非主修土之道,也帮不上忙。但这王中,却硬要我等一同进土之道溶洞,寻找那陆天羽。可怜我既不是主修土之道,也非辅修土之道,进洞土之道溶洞,却被传送出来……”

“叶尘,你闭嘴!”王中万万没想到,叶尘道人竟会如此颠倒黑白,说出这等话,气的拳头都握了起来,怒道:“我是提议要进土之道溶洞救陆道友,但你并未进去,为何此时却如此说话,我何曾逼迫你进土之道溶洞了!”

“看看,大家看看,这便是陆天羽等人的嘴脸,明明是他们逼迫我进土之道溶洞,说能带我过关,现在,我破关失败,他们却不承认这件事……诸位道友,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

叶尘道人哭丧着脸,委屈之际,只差没有声泪俱下。

“过分,简直太过分了。王中道友,叶尘道人好歹也与你相识一场,你怎么能如此逼迫他。”肖阳假意惺惺,一脸痛心之色。

“就是,就是,太过分了。”

“非主修之道,进非主修五行溶洞,会被困在其中,叶尘道友还能出来,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觉得,叶尘道友没能通过考核,实在是冤枉,我等应当上书圣院,让叶尘道友过关,最少,也应当给他个重新考核的机会。”金兀术冲叶尘道人使了个颜色,随口道:“大家说,是不是。”

“对,应该上书圣院。”众人齐齐应道。

“不仅应当让叶尘道友进炎帝学院,也应当上书圣院,将陆天羽逐出圣院。他这种人,没有资格进炎帝学院。”肖阳也在一旁阴恻恻道。

“这个提议提的好,诸位师兄弟们,若非那陆天羽,我炎帝学院不会丢了颜面,疯老邪院长也不会损失随身玄兵。陆天羽此人,绝对不能进我炎帝学院。”先前那名炎帝学院的修士说道。他的话一出口,自然一呼百应,炎帝学院的修士纷纷响应。

眼见奸计得逞,肖阳、空虚公子、金兀术三人面露得意之色。

王中却只觉得气血翻腾,恨不得将这三人斩杀与手下。他不知道疯老邪等人对陆天羽的厚爱,生怕这些修士前去,真的会说动炎帝学院诸位长老,把陆天羽逐出去。

当即上前一步,道:“诸位且听我一言……”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有什么好说的,速速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中一向与人为善,此时也忍不住怒火中烧,道:“你们若想将陆天羽逐出学院,需过我这一关。”

“区区新生也敢口出狂言,也罢,今日,就由我来告诉你,炎帝学院的规矩!”那名炎帝学院的修士厉喝一声,竟率先出手,向着王中狠狠的拍来。

王中虽是新进炎帝学院的修士,却也实力不弱,当即便挥掌反击。

两掌击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响声,这名炎帝学院的修士,“蹬蹬蹬”后退三步,被他的师弟扶住,反观王中,却依旧站在原地。

孰胜孰弱,一目了然。

“梁武师兄,你没事吧?”

“放开我,我没事!”叫梁武的修士顿觉颜面尽失,一把推开扶着他的师弟,暴喝一声,再次冲了过来。他乃立地极圣的修为,实力并不弱,这一拳划破虚空,如泰山压顶般,向着王中砸来。

王中面色凝重,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半步,随后猛然一跃,如猛兽般迎了上去。

“咚!”这一次,两人都用上了十成的实力,两拳相撞

,发出巨大的声响,漫天的死气向四周散开来。惊得在场之人纷纷躲避,待到尘土散去,众人看向场中。

只见王中与梁武已然交战在一起,双方似乎没有保留实力,打的死气漫天,五行气乱窜。

虽然两人难舍难分,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中处于下势。

梁武毕竟是炎帝学院的修士,无论是战技,还是战诀、身法之上,都略胜于王中一筹。

此时,正巧出来的闫天,看到这一幕,没有制止,而是返回炎帝大殿,去禀报这件事了。

闫天前往大殿之时,王中便越发不敌,节节败退。

“哼!胆敢犯我之威,我定让吃些苦头!”梁武大喝一声,拳头高扬,竟散发出耀眼金光。仿佛,他的拳头非肉体凡胎,而是一方金石。

“梁武主修金之道,据说就肉体而言,近乎铜墙铁壁,不败之身。这个王中要惨了。”有了解梁武的炎帝学院修士道。

“哼!若让一个新生打败,我等老生的面子何存。”

此时的王中,以没了还手之力,眼看着梁武的拳头落到面前,只得闭上眼,心底唉叹一声,“想不到尚未进炎帝学院,就要被人打伤,真是屈辱。”

然而,他预料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疑惑之下,他缓缓睁开眼,只见梁武的拳头被人死死的攥住,那人轻松自如,回头冲了淡淡道:“道友,你没事吧?”

“无碍!敢问道友……”王中疑惑道,他认得出此人身上的标志,乃是达星院的修士。但他从未结识过炎帝学院的修士啊。

“我乃达星院修士赵天寒,陆道友曾经有恩与我。”赵天海淡淡的回了一句。

“赵天海,你这是何意。”梁武奋力的甩开赵天海的胳膊,一脸愤怒之色。他乃是天星院修士,赵天海是达星院修士,虽非一座圣院,但两人也算是旧识。

梁武不明白,赵天海为何阻拦他。

“陆天羽乃是我的恩人,他的朋友即是我的朋友。”赵天海依旧一副淡然模样,他和梁武不过是有过数面之交罢了,连朋友都算不上。陆天羽却是救他妹妹的恩人,孰轻孰重,孰近孰远,他自然晓得。

梁武闻言一愣,随即想起陆天羽在气炼师工会帮赵天海炼丹之事,但他依旧道:“就算陆天羽有恩与你又如何,他现在可是犯了众怒。若非是他,我炎帝学院怎会在龙帝学院前丢人,疯老邪长老的随身玄兵,又怎么会输与他人……”

“休要胡说!”没等梁武说完,赵天海便打断他的话道:“梁武,你根本不知其中隐情,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本书来自:

武汉民生医院口碑
漳州骨伤专科医院
常德市男科医院地址
日照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浙江白癜风治疗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