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晴雯的如梦令 第九十五章 幻影幻形任逍遥

2020-01-14 18:0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晴雯的如梦令 第九十五章 幻影幻形任逍遥

(女生文学)雪花随少一手中的赤焰而舞,剑意裹挟在雪花里……

数月过去,少一的剑气经过无形之形的引导、鬼气的启发已大体成势,只是,“小魁星”式还差那么一个最后的、更上层楼的阶段,这也是少一始终止步不前、望之兴叹的阶段,那就是:如何在将“小魁星”剑式打得行云流水、疏而不漏、一气呵成的同时,能够于三息内完成一整套剑式。

日高一杆,少一方才醒来,他对自己昨夜是如何回到无忧洞,竟然全然不知。

昨夜七星极近中天,这样的机会,一个甲子也只有会出现一次。少一望星而有所感,舞剑至全然忘我。

“至此剑境,你手中有没有剑,已经并不重要啦,已经亦鬼亦神。”咕咕肯定道:“现在,关键在于:你要三息内完成一套剑式,这恐怕对筑基境的武学之人来说,也是个难题。”

说着,她递给少一一碗热腾腾的罐罐茶。

少一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放下执念与依赖,不再秉剑“叩问”天地,而是冷静地储备自己的能量,净化自己的头脑,调匀自己的呼吸,以备完成晋级。

咕咕总是说,向内问询心,向外找答案。

这,让少一一咬牙,暂时放下了经年的练剑。他开始力求找到新的突破口,来解决这最后的一关。

当“逍遥”飞回洞的时候,少一想起了半年前自己训鹰的整个过程:

驯鹰,要先给鹰拉膘。少一不但不给小“逍遥”进食,还要给它洗胃。洗完胃,再给它用热水洗澡,让它出汗,这样,还果真掉了体重。

用一个皮眼罩去蒙住鹰头,使它看不见东西,再用皮绊拴住鹰脚。

然后,少一把小“逍遥”放在一根横吊在空中的木棍上,来回扯动这根吊着的木棍,使它无法稳定地站立。

就这样,连续数昼夜,小‘逍遥’被弄得神魂颠倒,精疲力竭,最后,摔倒在地。

这时,少一就再一次狠下心来,往鹰头上浇凉水,使其苏醒,然后,给它饮上了盐水,却依旧不给它喂食。

约半月之后,小“逍遥”逐渐得以驯化,野性渐去,这时候,才开始给它喂食。

喂食,也有一套方法。

当时,作为“鹰把式”的少一,把肉放在手臂的皮套上,让小“小逍遥”前来啄食,饥饿许久的“小逍遥”见了肉,便不顾一切地扑了过来,少一则一次次把他和小“逍遥”之间的距离拉远,而且每一次,都不给小“逍遥”’吃饱。

这样反复进行数次、数十次,直到小“逍遥”能飞起来,啄到驯鹰人手臂上的肉为止。

到了室外调驯的环节,要先把鹰尾的十六根羽毛用线缝起来,让它无法高飞,而只能在小范围内活动。用拴在草地上的活兔或捆着肉的狐狸皮作猎物,让它由空中俯冲叼食。

这样训练了有一段时间后,就再拆去尾部的线,只在腿上拴一根长绳,像放风筝似地让它去捕获猎物。

待正式放鹰捕猎时,小“逍遥”在强训练之下,早已习惯了食量适中、行动迅猛。等到小“逍遥”有了这般能力之后,少一才开始帮助它发挥出捕猎功能。

起先,在喂食的阶段,少一就注意把兔子、鸽子等动物肉放在手臂的皮护套上,让小“逍遥”过来啄食。饿久的小鹰,见了肉,便不顾一切地扑过来。

少一还用拴在草地上的活兔、鸽子或捆着肉的狐狸皮作猎物,摘掉眼罩让小“逍遥”从空中练习俯冲叼食。

少一不断地对着小“逍遥”说话,让自己的声音印在它的脑子里,等它长大后,小“逍遥”果真能识别出、并只听从它自己主人的命令了。

少一还会给它识别它所要捕猎的兽皮,让小“逍遥”熟悉猎物的气息。

经过训练的小“逍遥”,已经可以在草原上长距离地追逐狼啦。

一次,在耐心地等到狼疲惫不堪时,小“逍遥”一爪抓住其脖颈,一爪抓住其眼睛,使狼很快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

想起当初训鹰的种种艰辛,以及克服困难后终于看到的小“逍遥”的驯化进展,少一依旧意犹未尽。

如今,小逍遥已长大了数倍,已经是头“不见兔子不撒鹰”、“一匹好马也难换一只”的雄鹰。“金雕捷而鸷,秋深,翅劲,野狐、劲狼、黄羊之属遇之,无得脱者。”

而这样野性的神禽之王,却在为人们所驯服后“万里无敌”,练就了一身的本领……

少一总觉得或多或少,已经找到了练剑阶梯的一把钥匙。只是,有关这把钥匙是否能开启晋级的门,有关思考,又似乎旋转于脑海,尚没有成形,让人虽有所领悟,却又总结不出来。

少一仔细地琢磨着,如果按照“小魁星”当初和自己相遇时候,就立马“清零”了自己原有的、那点原生态的、粗浅的解决问题的经验;如果按照咕咕总是说,向内问询心,向外找答案,那么,此时的自己将该如何从自己有限的这些训鹰、拆“鬼”字中寻找到那把钥匙呢?!

细想起来,北斗之势看似盛气凌人,而实际在关键时刻燃亮自己、引动“九星望北极”的,竟然是被忽略、被强行从人们记忆中抹去的那两颗暗星,真正主势者竟然是这潜藏暗中、不变方向的两颗支持者。

而所谓雄鹰势锐,骄傲不逊的鹰熬成了“鬼”,方得以“涅槃再生”般忘记自我,既保持猛兽的野性,也能够在和有生力量(人族)配合的情况下,成为真正独霸天空的无敌神禽。

……

这其中,蕴含的道理,似乎是……

少一低头凝眉而思,假若自己是那几乎永不见天日、永远派不上用场的暗星,自己还能放下身段、沉心静气等待吗?等待迷路人在关键的时刻靠暗星来指引方向吗?

假若自己是一只翱翔天际、不愿被驯服的雄鹰,自己会在被俘虏后忍辱偷生、直到练就一身本领、并且驯服于和人族并肩作战,拿下超越先前本身的更辉煌的捕猎技术吗?

……

无论是迷路人在绝望时分辨出云层中唯一的那两颗暗星,而得以获救,还是雄鹰在人族的配合下最终击败了那从横天下无敌手的原野之狼,这些,都需要之前无数岁月铺垫的煎熬和忘我。

只有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把自己恨不得当个鬼……只有熬过了这被遗弃、被折磨的阶段,丢掉“自我”……才能重新获得崭新的、更强大的自我。

这剑道里恐怕也只有“熬”字是不变的阶梯。

那日,村长他老人家教那个最简单的动作——“提”,也是在几天过后,待时间熬到了那个份上,苦练多日的少一才自然而然地于一刹那间悟出了其中的门道。

或许,天地之气也正是如此吧,少一心想。

……

通江县人民医院
遂宁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天津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乌鲁木齐妇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