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三日风云(三十)

2020-01-14 10:09: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三日风云(三十)

二三十米高的巨浪从基奴奴河之中卷起,并且被无形的河道给改变了方向,从原本的河道里汹涌而出,化为一道银白色的亮线,冲向山坡下的战场。

整个战场为之震动,高耸的浪头之上可以看到激白的浪花化出千奇百怪的模样,有妖兽,有士兵,就像是一只水流所化的军队,正在疯狂的冲击而来。

别说现在邪龙军的活死人们正在幻灵号角的影响下陷入混战,就是他们全军戒备,准备万全也不可能挡住这自然之威。

八百米宽的基奴奴河每时每刻的流量是极为惊人的,当这条南端最大的河流被以特殊的方式激怒之后,它所展现出来的威力无可阻挡。

浪头所过之后,一切都被淹没,不管是活死人,还是那些想要逃跑的亡命徒,想要联手抵挡的疯子,全都直接被大浪淹没。

很显然的,这道巨浪并非一般,活死人撞上就亡,亡命徒擦着就伤。凤仙花姬等人居然在这巨浪里面感觉到了海量的魂力。

“难道是钻石级尊者出手了?”维尼奥一张熊脸都要憋出血来了。

凤仙花姬看向唐斗,要一个解释。

“啊哈哈,一个吸灵阵,再加上一个我自己发明的转化阵,几个小时的准备,再加上顶级水系战魂的引导,差不多就这样喽!”唐斗耸耸肩,说得无比轻松。

但凤仙花姬却再一次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吸灵阵她当然知道,这是一种可以吸收周围灵气,帮助魂修在冲击大关晋升时的一种符文阵。在足够浓郁的灵气之中,冲关会变得容易一些,尤其有具体属性的魂修(并非所有魂修都有明确属性。比如墨,她的战魂是一把大剑,而她的属性却是无法直接描述出来的混合属性)

吸灵阵早就被发明出来很多年了,这期间自然也有那些才华绝绝的人物想要把吸灵阵用到别的地方,甚至有人设计过一种攻击武器,就是利用吸灵阵吸收大量灵气,然后转化成魂力之后一口气爆炸出去。

但最终所有研究转化阵的人都失败了。因为没有人为引导的转化只会转化出一大堆混杂的魂力,这样的魂力相当的不稳定,弄不好还没利用上,自己就炸了。

人为引导虽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引导的量和引导的魂修的实力等级有着最直接的关系,实力不够引导转化的魂力根本达不到标准,而实力足够的魂修――谁见过白金以上强者去一个机械里给人当人形转化器的?

所以这么多年来,关于直接把天地灵气大规模转化成魂力的运用一直就是个还在开发的东西。

在历史之中最有名的,也算是最成功的转化符文阵,就是鸟翼弩车上的转化符文阵,但这东西一来只能转化出风属性的魂力,二方面早就失传了,所以依然只能当成传说。

但唐斗刚才话里话外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让凤仙花姬明白了眼前这个家伙怕是又掌握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鸟翼弩车,符文解析,上古禁忌知识!

这样的字眼在凤仙花姬的脑子里滚屏播出。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询的时候,只好强忍下来,等之后再说。

一熊一人踏浪而来,远远的就听到了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亲爱的。我做的怎么样?我可是听你的话,一直忍着没有出手啊。哈哈哈,果然听你的最好了,现在可以一口气杀这么多人,太爽了,太爽了!”

不用想,能对杀人表现出如此兴趣的家伙,只有赤火了。

阿宝驮着赤火来到了唐斗的身边,累得直吐舌头:“老大,任,任务完成了。快,快累死我了!”

“我知道,辛苦你了!”唐斗拍拍熊猫的脑袋,以示夸奖。

其实唐斗弄出来的转化阵远没有凤仙花姬想的那么夸张。这其中还用到了阿宝的特殊能力,要是可以轻易办到的话,他早就控制着整个基奴奴河来洗地了,怎么会留到当最后一击呢?

“亲爱的,你怎么不理我?我明明也很努力的!”赤火跳过来抓着唐斗的手臂,嘟起嘴抱怨。

这姑娘现在的性子现在已经比当初改观很多了,不过似乎在某个中二晚期扩散型患者的影响下,已经开始学会恶意卖萌了。

唐斗捏了捏对方的娇俏的鼻子:“行行行,知道你最厉害,最辛苦了。接下来我们还得一路杀回去,有的是敌人给你杀!”

“太好了!亲爱的你最好了!”赤火欢快的叫起来,在唐斗脸上轻轻一啄:“我去看看沙姐姐!”

说完就跑去找沙云悦去了。

“这孩子已经越来越奇怪了!”凤仙花姬有些无语的看着赤火。

杀人狂她见得多了,但她见过的杀人狂没有一个不是阴沉,癫狂,神经质的。而赤火虽然也有些神经质,但阴沉,癫狂却完全不沾边。

一般的杀人狂再疯狂,其根本的道德观也和常人差不多,不过被他们无视了,但是内心的冲突还是会让他们变得阴沉,变得神经质,变得异于常人。

但赤火不一样。她的世界观本身就和正常社会道德观不一样,在她看来杀人根本就像是吃饭一样正常,甚至是一种愉快的事情。

如果其他人变成这样的家伙。那估计早就完全疯掉了,但赤火却不一样,她其他地方是很正常的。

“她就没有不奇怪的时候!”唐斗耸耸肩,也是一脸的无奈。

大浪冲击了整整十几分钟,然后才平息下来,因为战场所在的位置是高处,而原本的河道才是低点,失去了魂力的控制和引导之后,河水开始重新回到河道之中,那七八米深的积水迅速下降,但是战场之上,却已经干净异常了。

邪龙军被冲得七零八落,大部分被冲回到了长桥,还有一部分被冲进了河道。之前唐斗用定向爆破炸出来的那个大坑,表面上是平整的,但地下的结构却是松散的,现在被大水一冲,几乎都要变成湖了。

当然,这是一个埋了近十万尸体的湖,具体的东西就不要细想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战场上的积水已经只剩下脚面的高度了,而退到了远处的长桥的邪龙军已经开始再度整军,准备发动新的攻击了――不得不说三百万之数绝对是个让人头疼的数量。

哪怕是连番大战,唐斗这方各种开挂,但最终弄死的还不到一百万。剩下的那些现在除了狼狈一些,都不算多大损失。尤其是活死人这样除非脑袋被打爆,不然相当难死的家伙,估计那些被大水冲走的活死人里面真正死掉的不足一半,要是邪龙军的人有耐心把这些活死人全都召集回来,那又是最少十万以上的大军。

“该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走不了了!前面应该还有邪龙军的先头部队挡着。各位,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你们准备好了吗?”唐斗翻身上了阿宝的背,看向众人。

众人士气高涨,轰然应诺。

“出发!”

号角声起。精灵美女吹响了幻灵号角,这一次却不是为了控制活死人,而是幻灵号角真正的用法――士气提升。

众人只觉得信心百倍,士气直冲云霄。

维尼奥他们来支援的时候都是有坐骑的,有着妖族风格的坐骑,而且他们还专门多带了几头角马来,就是专门给唐斗他们用的。现在凤仙五美们都坐在角马之上,跟着大部分冲杀向前。

唐斗一熊当先,手中哮天弓连环不停,把挡路的邪龙军给一一放到。现在可算是真正可以发挥他一个狙击手的恐怖实力来――只有在运动战和远程狙击战之中,狙击手的实力才可以心情的展露,那种被困守一地,还没有足够防御部队的情况下,狙击手能发挥的作用极小。

有唐斗这个狙击手带头,干掉所有有可能有威胁的目标,剩下的人则紧跟其后,像是切入黄油的滚烫热刀一样,将最后阻挡在他们面前的邪龙军给一切到底。

现在挡在他们前面的本来就是那些用于驱赶流民的炮灰部队,作战能力低下,也就对那些流民有威胁,对于唐斗他们这样精锐中的精锐,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当太阳从东边的山麓完全探出头的时候,唐斗一行终于回到了基奴奴城,在城门口,维尼奥向唐斗一拱手:“尼古拉斯阁下,与你一起作战,是勇士的一种荣幸,我期待还有更多的机会与你在战场上共同杀敌,在下先回去给议长大人汇报情况,我们后会有期!”

唐斗客气的送别了一干妖族勇士,不等他说话,凤仙花姬就先一步带着人离开了,只留下一句;“小家伙,你可是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哦!”

反而是影子姑娘继续留在唐斗身边,在没其他人注意的情况下,在唐斗耳边轻轻留下一句话:“任务完成了!”

整个过程之中唐斗都几乎没让影子姑娘出过手,只有有限的几次影子姑娘出手救了陷入危险的几人而已,她一直按唐斗的要求,隐藏自己,然后去完成一个神秘的任务,现在任务完成,她又进入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隐藏起来了。

灵冲和角木本身就是身份秘密之人,他们甚至都没有等到到城门口就先一步离开了。对此其他人都保持了高度的默契――没人问,没人管。

这下唐斗身边就只剩下他自己的妹子了:“走吧,我们先回工坊,邪龙军杀过来不会太久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片刻之后三人带着阿宝和小春子回到了工坊,只见工坊竹墙上有着明显的被攻击过的痕迹,很多工坊人正在收拾墙外的地面,那里有着很多让人有不好猜测的残渣――比如一些尸体的碎块。

唐斗微微挑了挑眉毛,还没说话,赤火已经开口了:“有人攻击工坊?是谁?杀了他!”

唐斗把这姑娘给压下去,看向了已经快步迎来的曼达。

“大人,您回来了!”曼达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昨晚闹得很大?”唐斗早知道会闹,但他一直以为以姑苏客之力,再有璇玑子暗中帮忙,应该不会太夸张太对,但现在看来,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麻烦。

曼达露出了羞愧的神色:“大人,您的交待属下没有作好,还请大人责罚!昨夜流民发起了数次暴动,军师数次镇压,阿格莱娅大人和林晓大人数次出手,虽然击杀了不少心怀诡意的家伙,但场面也数度失控!”

“最后姑苏客大人不得不施雷霆手段,虽然最后将所有的暴动都镇压下来,但是比我们最初预计死的人数实在是多太多了!”

唐斗这是真的有些意外了:“那些流民还真是不怕死啊?居然数次暴动?他们吃错药了?”

一群被驱赶的流民,一群被人煽动的家伙,居然可以数次暴动而起――这不是一次,不是两次,而是数次。这其中绝对不是单纯的煽动那么简单了。

“军师的确怀疑有邪灵感染之徒混在流民群之中,但事后我们用东方大人的药剂测试过,却并没有发现目标。我们的药剂储存不多,无法为每一个人做测试。再加上死了不少人,那些死者也没办法测试出来!”曼达一脸都是没有办好事情的纠结。

“行了,别难过,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敌人要都按我们的想法行动,那早就没有敌人了。工坊还在就好,自己人损失大吗?”唐斗无所谓的挥挥手,让曼达放轻松。

曼达终于松了松气:“人员没有损失,但是有些人受了伤。璇玑子门主之后派出了一批人来帮忙。哦,还有格里纳斯议长也派了一个代表过来,还带来了几百妖族的战士,这才把最大的那一次暴动给镇压了下来!”

“现在城里的情况如何?那些流民被安排在哪里?”唐斗又问。

这下曼达的神色露出一点古怪来:“大人,流沙门宣布独立,把所有的流民都接收了过去,然后他们还攻击了红斧帮,两边差点直接升级到全面战争。现在流沙门总部已经完全封锁,城中情况相当糟糕!”(。)

北京军海医院的地址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
保定最好的男科医院
莱芜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桂林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