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苦夜七十三全是谎言

2020-01-20 02:2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七十三 全是谎言

面对着攻势如死神降临一般的木贤,青袍使臣身未动、心已虚,此时他已经被木贤的气势以及凶狠的语言威胁所震慑,呆立如木鸡一般,直到木贤距他已经不足三步,才急匆匆的抬起双臂十字交叉掩护在胸前。<-.木贤的右拳正轰在他的双臂上,嘭的一声闷响,整个人又被撞的飞速向后退去,踉跄几步才勉强站稳,而此时木贤却停了下来,以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使臣眼看逃脱无望,若是真的落在木贤手里被他练成尸炉,那种痛苦可是比死都要强过百倍,但若是向木贤屈从,虽能逃过一时,最终的结果只怕仍然好不到哪去,王的治下之严苛,手段之残忍,可丝毫不比木贤差。如此对他来説,无疑是进也艰难,退也辛苦,眼神变幻间所能想到的种种状况,无一不是绝路,他的任务虽然还不算彻底失败,却也足以让他受罚。

“还没有想清楚?”木贤觉察到使臣的犹豫,看来还要再给他一diǎn压力才行,他微笑着走向使臣,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威压也越来越强。

“等等!”话音尚未落下,使臣便有些后悔,喉咙咕噜的动了一下,看向木贤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恨,是眼前的这个人破坏了他已经策划好的一切,“你可知在这里我便是青岩王的代表,而你这样做就是对青岩王不敬?”

“哼哼!”木贤淡淡一笑,“你不必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也不必这样説,我也是没有办法,你不想死,我们这些人同样不想。”木贤抬手指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你口口声声説青岩王,可正是青岩王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利!你看看他们,你的命是命,他们的同样也是,在你用灵印算计他们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可能也会有今天,如果你的灵印没有问题,你现在也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使臣凄然一笑,“你説的不错,灵印确实不是用来离开这里的,而现在也已经没有人能离开这里了,因为离开的唯一通路已经被你摧毁!”

“什么?无法离开了?”许多人绝望的吼了起来,看向木贤与使臣的眼神也变得怨怒,“怎么这样不冷静,把唯一的通路摧毁了,这让别人如何离开?”“这使臣也真是狡诈!”

“哎!”木贤失望的摇摇头,“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説实话了,你把留沙城的人全都当做了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空间裂缝被毁的谎话?”

“空间裂缝消失,你们也是亲眼见到的!”使臣不甘的争辩道,同时心中暗想如果能将众人的怒火引到木贤身上,或许还能有着一线希望,“要不是你攻击裂缝,现在他们或许都已经离开这里了。”

“就是啊,仗着自己有diǎn本事,就不顾别人的死活?这也太过分了吧。”众人的情绪被使臣挑起,因为这毕竟关系到他们的死活。

“真是死不悔改!”对于旁人説什么,木贤毫不在意,只是双目灼灼的盯着使臣,“你刚刚进来时的那道空间裂缝,乃是法阵所结,与我们当初进来时的并无太多差异,只不过是持续的更久了一diǎn而已,现在法阵的能量耗尽裂缝消失,确实与我有一diǎn关系,不过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三日之内法阵应该能被重新催动。”

“你,你胡説些什么?通路早都已经被你摧毁了。”木贤的话基本上説出了底细,使臣不由得越发的心虚,木贤现在让他越来越怕。

“因为按照你先前的算计,三天时间,足够你杀死这里留下来的所有人,何况还有很多人会被你的灵印所害,所以从你的角度来讲,或许只有连肃与商蓉才是你看重的对手。”木贤看了看强装冷静的使臣,继续説道:“难怪你们会允许地位稳固的两大族参加这场混战,因为留沙城所有的势力都在你们的算计之中,他们对权力的渴望正好被你们利用。可是我仍然有些事想不明白,需要你来给我答案。当然,如果你再不説实话的话,我也就没有耐性问下去了。”

木贤的话,弄得众人满头雾水,从一开始他就有许多疑问,可是对于他们来説,谁的疑问都不重要,能活着离开才是关键,所以情绪也越来越难以控制,“説什么废话?这里又不是你一个人,不要挡了大家的活路!”

木贤终于是眉头一皱,循着声音望过去,那里站着数名混身血迹的男子,与脸上的凶煞相互映衬,不由得的厌恶的説道:“我怎么觉得有些声音这么刺耳,如果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我可不介意让他永远闭嘴。另外你们若是有谁觉得自己有本事离开,现在大可一试,这家伙也不过就是个煞魂境大圆满的修为而已,我不会挡你们的活路,你们随时可以出手。”一边説着,木贤冰冷的眼光再次扫过整个杀气弥漫的人群,“或许你们可以尝试群起而攻之,看看他肯不肯説出离开的办法。”

使臣此刻犹如猎物一般立在战场中间,前有木贤,后有那些参战者,而这些参战者虽然看起来面目凶狠,却根本难敌木贤的威压,想挑动他们对抗木贤,似乎也不大可能。而木贤似乎又不是轻易就能打发,该怎么办?使臣不住的问自己,现在也只有尽量拖延等待时机,“你到底想问什么?”

见使臣开口,木贤将目光收回,“首先,你是什么人?”

“青岩王的使臣,人尽皆知,这还用问么?”

“好!”木贤diǎndiǎn头,“那这场大战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使臣眼皮微微抖了一下,“当然是为了选出三分留沙的势力!”

“嗯?”木贤面露不悦,“既然是为了三分留沙,你为何又用灵印害人?”

“这?”使臣一时间答不上来,“虽然我不太清楚,但灵印也未必就是害人的。”

“还不肯老实説?”木贤大吼一声,气势如雷。

“我也是奉令行事,王命所差,不由得我不这么做。”

“王命所差?留沙城在青岩王治下数十年,如今却要弄这么一个混战剿灭众势力?好,那么我姑且认为你説的是真的。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限制参战的人数?参战的人越多,死得不也就越多么?难道这不是你们的目的,还是説你们别有手段?”

“我听不懂你説什么!”

“听不懂?那我就説简单一diǎn,青岩王为什么要自毁留沙城?就算他要毁掉留沙城,何不直接动手,反而弄得如此麻烦?”

“这是王令,王之所想,岂是我们这些属下可以随便猜测的?”

“呼”木贤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你连一diǎn真话都不想説,我已经没有耐性了。只能先将你擒住,等到空间裂缝再度打开的时候,我自己去寻找这些答案好了。”木贤话未説完,身影已经出现在使臣面前,曲掌成爪,扣向使臣的双肩。

“你!”使臣面色大变,想不到木贤説动手就动手,吓得他向后一仰。

木贤一把抓空,紧接着一腿扫向使臣的右膝,嘭嘭嘭,瞬息间两人对面三招,木贤元气鼓荡,压制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百怒拳!”

“逆风扬!”

轰,木贤尽出全力,本来使臣也没那么弱,但是迫于前者的压力,他的心中早已败了,所以招式都显得凌乱,此刻更是一招即溃,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躲闪不及,又被木贤一把抓在左肩上,嘎吱一声,连锁骨都被捏碎了一块。

“嗷!”巨痛传来,使臣一声惨嚎。

木贤却是理也不理,左掌以泰山压dǐng之势拍向使臣的dǐng门,瞳孔中飞速放大的手掌,强横元力的威压,把他的魂都吓飞了,双眼一闭,哀声嘶嚎。

“啊——”等了片刻,冷汗已经满头,使臣睁开双眼,却发现木贤的手掌停在他额前不足半寸处,真有一种被吓杀的感觉。

“哼哈哈!”听不出使臣是哭是笑,“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木贤看着几近疯狂的使臣,面容逐渐变得平静,“这样好玩么?要不要再来试试?”

使臣咽了一口唾沫,眼中的怨恨甚至能燃起火来,“我劝你最好杀了我,否则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为现在的所作所为后悔,王不会放过你,不要以为你的修为达到了丹元境就可以肆意妄为,在王的眼里,你不过是个蝼蚁!”

“蝼蚁又如何?若非我实力尚未恢复,就凭你们这样的空间结界,你以为能困住我?”木贤压低了声音在使臣的耳边轻声説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我会用你做尸炉,因为我根本不需要,但是我却能让你比成为尸炉更加痛苦。”

使臣瞪大了眼睛看着木贤,对于后者的话,他甚至不敢有一丝的怀疑,似乎此刻与他説话之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丹元境,更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主宰者,从前者的身上,他似乎嗅到了王的气息,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现在只需告诉我,空间裂缝什么时候会再度打开?它通向哪里,之前那些用了灵印之人,又在何处?”

“裂缝?”使臣咬了咬牙,有些犹豫,可是眼下的情况,就算他不説,那裂缝到时候一样会打开,“二十四个时辰之内,裂缝会再度开启,通向留沙城,而那些用了灵印的人,我确实不知道他们被带去了哪里。”

“好。”木贤一手提着使臣,走回封洁洁等人所在的地方,“那就让我看看你説的是不是真的,二十四个时辰之内,裂缝能否打开,如果你再骗我,我可绝对不会留情。”

静待,一眨眼,便是两天时间,第三天一早,差不多就是使臣之前进来的时刻,战场中心一阵空间波动,随即一道淡蓝色的空间裂缝被缓缓撕开。

北京京都医院主治医生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合肥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酒泉男科医院有哪些
福州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