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极道战尊 第一百九十七章名成八阵图_1

2020-01-17 17:31: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道战尊 第一百九十七章名成八阵图

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黑色长弓,长弓之上布满细密的纹路,随着摩天桦的元气注入弓身,弓身响起璀璨的光芒。此时他眼中弥漫着比刀锋还要锐利的光芒,黑色的头发飞舞起来,整个人的气势可怕到了极点。

冰冷的气旋在弓身之上扩散着,他缓缓的拉开弓弦,空气之中能量的元气开始涌动起来,一道黑色的箭矢快速凝聚。

随着他的手掌放开,只听嗖的一声,一道黑光夹杂着凛冽的气流,如电般对着云层射去。

黑色的箭矢,仿佛龙蛇般在飞舞,箭身之中传出阵阵龙吟之声,高亢入了整个天际。

黑色的箭矢穿透了空间,云彩崩碎而开,狂风在呼啸,飞行神鹰发出惊恐的鹰鸣之声。

凛冽的气流对着飞行神鹰涌去之时,它感觉到了可怕惊恐,剧烈的挥动着双翼。

雪清扬冷漠的看着射来的黑色箭矢,七仙弓之上光芒流转,猛力的拉开弓弦,铿锵一声,一道手臂粗的箭矢,闪电般的射了过去。

砰!

箭矢射在箭矢之上,迸溅出一道清脆的闷响之声,涌出一股气流,两道箭矢同时炸裂。

晶莹的碎片在飞舞,劫后余生的飞行神鹰,发出惊恐的鸣叫之声,愤怒的钻入云层之中。

“跑得真快啊。”摩天桦犹如点漆般的眸子之中,涌出淡淡的冷意,淡淡的笑了笑道。

“星辰高百尺,楼锁天上人。”萧尊周身的元气疯狂的汇聚而来,空气剧烈的波动起来,只见滚滚的星辰之中,一道星辰之塔凭空而现,散发着恐怖的气势。

星辰之塔缓慢的延伸到了丈许大小,携带着磅礴的威势,对着林道的头顶轰隆隆的卷下。

星辰般的光芒撕裂着空气,林道头顶的空间开始扭曲起来,眼眸之中弥漫着澎湃的战意:“锋芒无限。”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狂战枪之上爆发出无上的锋芒,仿佛没有人可以抵御他的枪尖般。

看着轰隆隆而下的星辰之塔,他的手腕微微一抖,长枪如长龙般旋转而上。刺在星辰之塔上。

在长枪射在星辰之塔上之上,众人的眼眸狂缩,空间之上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裂缝,缓慢的在延伸!

裂缝延伸而开之时,林道和萧尊的身躯剧烈的震了震。口中喷出一口血箭。

“给我碎!”林道眼中射出狰狞的光芒,手腕之中的元气尽数涌入狂战枪之中,狂战枪枪尖之上森冷的气旋涌动,爆射出刺眼的光晕,从星辰之塔上撕裂而过。

星辰之塔被撕裂成粉碎,萧尊在狂风之下后退,唇角溢出一缕缕血迹。

“哈哈哈。”林道得意的笑声传出,身躯如鬼魅般从席卷的狂风之中穿过,手中的狂战枪,如电般对着萧尊的头顶刺了下去。

冰冷的气流快要将萧尊的脸颊撕裂。手掌闪电般抓出,滚滚的元气交织成一道星辰之手,璀璨之极的星辰之手,抓在了射来的长枪之上。

“不自量力!”林道手腕一震,长枪便从星辰之手中洞穿而过!枪尖如毒蛇出洞般,对着萧尊的咽喉盘旋而去。

看着射来的枪尖,萧尊脚在地面一点,如电般往后倒退,避开了林道的攻击,脚在地面一点。便闪电般对着谷外射了过去。

“萧尊狗崽子,你以为你逃得掉吗?”林道身躯一闪,转眼便消失了身影,快速追了上去。

雪清扬和星无涯离开之后。那些死士便将辛气节包裹!幸好他有玄铁战技护身,不然只怕已经被穿透不少个透明的窟窿。

这些死士他到是不惧,惧怕的是展无颜,在死士之中突然下杀手,将他逼得格外的狼狈。

嗤嗤两声,乾坤一气阴阳剑从死士咽喉洞穿而过。手掌一撇一捺之间,两颗脑袋飞了起来!妖异的血花在空气之中绽放着,沿着地面滚出老远,落在辛气节的脚下。

两个死士又对着辛气节射了过来,辛气节一脚将其踢出,两颗脑袋如圆球般飞起,射在两个杀来的死士脸上。两个死士的脸颊凹陷下去,发出阵阵低吼之声,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不顾一切的对着辛气节杀了过来。

辛气节此时只想杀出一条血路,乾坤一气阴阳剑在他的指挥之下,如电般呼啸而过,斩断了七八杆长枪,鲜血如血浪般席卷着,洒满了整个山谷。

忽然一股森冷的劲气从身后席卷而来!感受到身后席卷而来的森冷劲气,辛气节指挥着乾坤一气阴阳剑对着身后射去。

咔嚓的脆响之声响起,只见乾坤一气阴阳剑和一把古色斑斓的宝剑碰撞在一起,迸溅出丝丝的火星。

偷袭他的不是别人,是神岭魔宫的天才摩天桦!他见到没能将辛气节斩杀,冷冷笑了笑:“好小子,好本事啊,今日你必须死。”

森冷的气旋如蛇般缭绕在黑色长枪之上,从辛气节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这些死士又不怕死,是以极其的难缠,让辛气节都杀红了眼睛。

他的乾坤一气阴阳剑交织成一道巨大的八卦阵图,直接推了出去,顿时咔嚓的脆响之声响起,死士手中的长枪断裂而开,被八卦图案震得飞了出去。

“天桦大少,凭借你的实力,斩杀辛气节不是甚么问题。”展无颜冷冷的笑了笑道。

周围那些门派见到辛气节全身浴血,仿佛一尊战神般,气势格外的凌厉,都知道星玄宗只怕要崛起了!

将两个死士的脑袋斩下,辛气节血红着眼睛叫道:“展无颜,来啊,一直搞偷袭,你以为可以将我斩杀吗?”

“六合金魔手。”展无颜双手结着奇特的手印,空间剧烈的翻滚起来,一股股元气从空间之中呼啸而出,交织成一道金色的佛手。

这金色的佛手和先前的佛手不同!这金色的佛手之中,蕴含着丝丝的黑色液体,空气在这些黑色液体之下,冒出一缕缕烟雾,可想而知其中蕴含的煞气多么的浓郁。

“去吧。”展无颜袍袖挥出,金色佛手化为了一股金色的风暴。将辛气节给包裹,包裹之时化为了金色佛手,将辛气节抓在了手中。

辛气节被抓在手中,眼中冒出丝丝的金光。运转体内黄金斗魂的元气,元气在手间旋转,交织成了一道金色的光轮。

伸手将金色光轮甩出,两个巴掌大小的金色光轮旋转而过,将金色佛手撕裂成了两截。

金色佛手炸裂而开。四五个死士的长枪射了过来,他将金色光轮甩出,金色的光华涌出,光轮脸颊将四五个死士从中间撕裂成了两半。

鲜血染红了辛气节的衣袍,血红着眼睛,盯着对着他射来的神岭魔宫天才摩天桦。

摩天桦的古色斑斓的宝剑之上,涌出层层叠叠的斑斓剑气,仿佛牢笼般将辛气节给笼罩。

“我就看看你这个神岭魔宫的天才,到底有几斤几两。”被层层叠叠的剑气笼罩,辛气节全身冰冷。体内元气尽数涌入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中,顿时璀璨的阴阳二气,交织成一道耀眼的八卦阵图。

层层叠叠的斑斓剑气,在八卦之中一点点的被撕裂成了粉碎,扩散而开的凛冽气流,将地面都给撕裂而开。

摩天桦脸色有些发白,辛气节实在太强,就连他都只怕得略微有些不如!就在辛气节准备催动乾坤一气阴阳剑,对着摩天桦席卷而来之时!哪知道身后涌来一股可怕的气流,砰地一声。轰在他后背之上,将他的身躯震得往前冲出老远。

要不是他有玄铁战技,只怕已经被这股气流洞穿!愤怒的将乾坤一气阴阳剑,对着身后席卷而出。凛冽的剑尖沿着那人的咽喉划过,一串绚烂的鲜血喷洒而开,一颗脑袋落在了地面。

偷袭辛气节的不是别人,是狂战宗的一位长老,实力在小造化境中期左右。

“今日你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老夫捉住你,定然要将你千刀万剐。”展无颜见到一位长老被斩杀,血红着眼睛咆哮道。

鲜红色的鲜血染红了辛气节的衣袍,湿透着的衣袍上传出浓郁的血腥味,闻起来极为的难受。

此时他脑海之中一片空灵,将那日在后山不曾完成的手印,缓慢的完成了出来。

当他的手印结成之时,乾坤一气阴阳剑在半空之中旋转起来,交织成一道巨大的八卦阵图。

八卦阵图分为八个区域,闪烁着八种不同的光华,八个区域之中有着:风雨雷电,乾坤震兑,八个两色的篆字。

随着他催动阵法,八阵图之上的八色光华愈加的璀璨起来,顿时缓缓的扩散而开。

狂战宗的那些死士和弟子给笼罩之时,八色剑气洞穿而下,顷刻便将他们洞穿成了血沫。

“乾坤八阵图。”辛气节浩然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天地之间,气势格外的恢弘壮观。

周围那些人见到那些死士和狂战宗弟子,在剑气之下,犹如土木做成的般,内心骇然到了极点。

辛气节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对着山谷之外掠去。

“狗崽子,你往哪里逃。”就在辛气节对着山谷之外射去之时,天戟门门主的声音响起,恐怖的气势对着辛气节涌了过来。

轰!

轰在辛气节的玄铁战技身法之上,辛气节沿着地面滚出老远,将乾坤八阵图施展而出。

乾坤八阵图将天戟门门主包裹,天戟门门主眼眸狂缩,拳头狠狠的砸出,轰隆一声,乾坤八阵图炸裂而开,天戟门门主口中鲜血狂涌,身躯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鲜血喷的四处都是。

要不是辛气节没有时间催动阵法,就凭他的实力,想要破除阵法显然是不可能的。

“动用宗内所有飞行魔兽,追击辛气节,务必要将他找到,此人实在太太可怕了。”展无颜不去理会惨飞出去的天戟门门主,如鬼魅般对着辛气节追了过去。

辛气节掠出山谷,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条奔腾的瀑布之前,钻入如银龙般飞舞的瀑布之中。

“算你这个小子跑得快。”展无颜跺了跺脚,便沿着道路上追去。

荒凉的道路只之上,一个全身沾满鲜血的身影,正在快速狂奔着。

“辛气节在那里,莫要让他逃进前面的山脉,不然就难走了。”坐在飞行妖兽之上的人,对着辛气节盘旋而去。

辛气节自然已经察觉到了头顶的飞行妖兽,唇角的血迹已经干枯,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仿佛电光火石般,钻入了山脉之中。

他钻入了山脉之中,里面有树林,有山石,敌人想要短时间之内发现他,那是绝对办不到的。(未完待续。)

廊坊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宁波牛皮癣医院排名
营口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