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虚实战纪 九十六、差距

2020-01-14 12:3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虚实战纪 九十六、差距

天龙诀,威力极大的金性古法术,将金性灵力的“锐”之特性展露无遗,全力施为之下任谁都须避其锋芒,难以正面抗衡。

而今趁着苍梵产生些许空隙而施放如此大威力的法术,其效果自然有所加成,不过对方怎么说都是个法师,想要一击毙命还是很困难的,这一点张龙潜很清楚,所以她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立即准备后手,只待苍梵受天龙诀影响的一瞬间接连出手。

可是她没想到,天龙诀竟然没有给苍梵造成任何的伤害。

金色的光龙刚一出现,苍梵便扬手将那片红色光幕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爪子,随即直直的朝着金色光龙的脖子抓去。

他的反应是如此迅疾,就仿佛那一瞬间的动摇是假的一般。

感觉到那红色爪子中蕴含的巨大灵力,张龙潜便立即明白,若是她执意硬碰,失了先机的天龙诀便一定会被克制住,这让她不禁暗叹可惜,随即便操控着金龙灵活的避开红色的爪子,改变方向直扑苍梵。然而苍梵只是轻轻勾动指头,那爪子便如跗骨之蛆一般贴着金龙移动,甩也甩不掉,总是阻挡着金龙前进的方向。

不能被抓到,碰又不能碰,张龙潜几乎把所有的心神都用在操控天龙诀上,这样不断地躲闪之下,她渐渐感觉有一些吃力了,心中便暗道不妙。

一直这样躲避也不是个办法,必须打破僵局才行。

想着张龙潜便暗暗发狠,索性不再去管阻碍在前的巨大爪子,而是让金龙咆哮着直冲苍梵而去。

苍梵轻轻扬眉,微微招了下手,那只爪子便准确无误的捏住了金龙的脖子。

在那一瞬间,张龙潜断开了和金龙的连接。

只听一声短促的悲鸣,金龙便化作片片金光,陡然炸开,映得白色的地面也镀上了一层金色。

一瞬间的爆炸虽然被苍梵操控着的红色爪子阻碍了一下。却依旧威力巨大,在扩散的金性灵力冲击之下,红色的巨爪也陡然黯淡了几分。

而且,金光阻碍了视线。

趁着这短短的一瞬间。张龙潜放出了藤耀咒。

那个威力不大,甚至不能控制其变化形态的最基本的木性法术。

绿芒构成的藤蔓拔地而起,在金光的对比之下显得有些偏墨绿色,随即便如同一根根墨绿色的藤鞭,杂乱无章却又气势惊人的向苍梵拍击而下。

天龙诀都起不了作用。这最最基本的法术更不可能伤到苍梵,这一点张龙潜很清楚,所以就跟在地府那时一样,她会选择这个法术依旧不是为了攻击。

只为拖延。

明白光是藤耀咒是撑不住多久的,张龙潜一扬手便放出无数锐利的水蓝色小箭,数目比在地府时多了两倍有余,密密麻麻的急速射向藤耀咒当中的苍梵。

碧水诀刚一发出,张龙潜立即又张开双手放出一条光龙。不是天龙诀,而是厚土诀的明黄色光龙。

看着黄龙随着碧水诀冲了过去,明白虽然三个基础法术叠加能稍微提升一点威力。但也仅仅能阻碍苍梵一小段时间,张龙潜便也没有期望能在这极短的时间中救走苍炎,而是一手捏起奇怪的印诀,另一只手冲着被三色光芒包围的苍梵张开了手掌。

“冰封。”

简短的话语吐出,伴随着聚集在手掌的法力,一股冰冷刺骨的阴煞之气陡然从张龙潜的后背出现,随即蔓延到她的掌心。与此同时,外界被呼唤而来的水性灵力陡然变得不再柔和,而是散发出犹如金性灵力一般的锋锐。

下一瞬间,聚集过多的水性灵力直接降成了实物。然而刚在空气中显出“水”的姿态,便突然成为了“冰”。

突然出现在苍梵所在区域的冰迅速的将地面冻结起来,在白光的映照下如同钻石一般晶莹闪耀,紧接着一声闷哼传来。张龙潜立即有所察觉,便撤去围绕住中心的三个基本法术,将所有法力集结起来,紧接着看到的就是被从脚到头的冻结的苍梵,透过厚厚的冰层隐约可以看见他的眉头还保持着微微皱起的模样。

这便是之前黑龙使用过的妖术,作为人类的张龙潜本来是无法学会的。却由于当时她身处地狱,又有黑龙的阴煞之气帮助,便勉强使用了出来,而后便渐渐掌握了诀窍。或许是当初黑龙未尽全力,又也许是在地狱的那段时间中她有了长足的进步,总之,如今使出的冰封竟比黑龙那时候来得更加强大,将苍梵整个人都冻结得结结实实,虽然不足以夺其性命,但作为束缚却是绰绰有余。

但张龙潜并没有因此而放松。

毫不犹豫的疯狂运转体内的法力,张龙潜左手抓紧右腕,右掌张开,直直的对着冰层之中的苍梵。

“曳牙。”

青色的怪兽再一次出现,虚影比之以往又凝结了几分,似乎就要发出声音一般的咆哮着,带着摧枯拉朽一般的巨大灵力向苍梵直冲而去。

这是张龙潜最强的法术,即使是季海云也绝对不敢硬接。

看着青色怪兽扑了过去,张龙潜心中依旧不敢放心,她顾不得法力消耗太多而导致体内丹源骤然的空虚,抬手取出守心剑便冲了过去。

然而还没有看见曳牙爆裂开来,青色的怪兽便碎裂了。

无声无息,就那样碎成了片片青光,缓缓消散。

脑海中浮现出“失败了”三个字,张龙潜下意识将破军加于守心剑上,用力朝着青芒中那模糊的人影劈了下去。

然后,她的动作便就那样停下了。

悄无声息的,像是什么都没砍到,却又确实的停下了。

逐渐消散的青芒之中,身上还带着些寒气的苍梵站在原地,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剑尖。无论是守心剑的浓烈阴气,还是上面充满锋锐之气的破军金光,都没有伤到他分毫。那几乎用尽了全力劈下的剑竟没有一丝惯性的停下,就仿佛他夹住的是一片轻轻飘下的棉花一般。

看着神色愕然的张龙潜,苍梵的脸上露出了毫不在乎的鄙夷。

“就算我不是家族之中天赋最好的,但也比你这个凡人强得多,别太瞧不起人了啊,渣滓!”(未完待续。)

七台河妇幼保健院
宁波市第七医院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泰州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宁波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