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要做凡人 第98章 小闪的叛逆

2020-01-14 09:2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要做凡人 第98章 小闪的叛逆

就在叶凡狐疑的看着小闪的时候,突然想起提示音,叶凡看了一眼小闪,示意其别动,然后掏出查看。

解锁屏幕后,叶凡发现是聊天工具中的一个好友申请的提示。看头像显示是一个年轻男人,没有昵称,但是叶凡对于这个头像十分陌生,如果是本人头像的话,他应该可以确认不认识。

原本叶凡对于这种陌生人是不想通过好友申请的,但是等他刚准备将塞回口袋的时候,提示音再次响起,掏出一看,还是那个陌生男人。申请理由一栏赫然写着:你好叶凡先生,请通过好友添加!

眼看对方居然认识自己,而寻找到自己的途径居然是通过号码,叶凡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顺手就点了接受。

“你好叶凡先生,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好友申请。”

叶凡刚刚点下接受,随后就收到了对方的回话。

“你是谁?我似乎不认识你吧?”

叶凡随手给回了过去。

“那个,我相信很快你就会认识我了,请问能不能麻烦你将阵法打开,我现在在天罗峰下。”

出乎叶凡意料的是,对方此时居然在天水阶外,看到对方这么一说,叶凡急忙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天水阶外。果然,此时在天水阶外站着一个年轻男人,男人一身运动休闲装,带着一副金色太阳镜,嘴里含着一只冰棍,正好奇的打量这四周。

“我去,这大冬天的你居然叼根冰棍?不冷吗?”

看到这一幕,就算隔着很远,叶凡浑身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方似乎感受到了叶凡的目光,将目光转移到了天水阶上,笑着伸手指了指天水阶上,似乎在示意叶凡打开对天水阶的封锁。

见对方居然在没有触动天水阶的前提下,可以看透天水阶的秘密,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叶凡也就没有必要再将对方拦在外面了。

“上来吧。”

叶凡用回了三个字后,便打开了天水阶的封锁,等到对方进来后便再次关上。

“你记住了,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和那只臭老虎在一起,你难道忘了它一直想吃了你?”

放下,叶凡继续对着小闪训道。

“可是它打不过我的,小闪很厉害的。”

似乎为了显示自己很厉害,小闪还故意朝着虚空中射出一道闪电,闪电打在空气中发出一连串的雷暴之声。

“我说的话是不是不管用?”

眼看小闪似乎对自己的话有些不放在心上,叶凡不由脸色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要知道这臭老虎可是狡猾的很,小闪这么单纯,万一被它给骗了怎么办?

而且小闪现在还是幼体,连壳都没出呢,什么事情都没经历过,哪里会是那个整天偷鸡摸狗的臭老虎的对手?

想到这里,叶凡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抽空去看看小闪刚才说的那个地方,别让臭老虎在那设了陷阱还不知道。

“爸爸,别生小闪的气了,小闪听话,小闪一定听爸爸的话。”

似乎感觉到叶凡动了真火,小闪顿时不敢再顶撞,十分老实的答应下来。可是其眼神在不知不觉中又出卖了她自己。看到这一幕叶凡也是不由得感觉无力,原来这个带孩子还真是个既操心又费力的事情,这以后自己要是结婚了,一定只生一个,太麻烦了。

“你先去玩,爸爸这待会有客人要来,你在这不合适。另外下午记得回来吃饭!”

叶凡深知自己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让小闪立刻明白,所以只能准备打持久战,然后让她亲眼看看那臭老虎给她设的陷阱,估计到那时候,她就会明白自己的苦心了!

“好,小闪知道了!”

话音刚落,小闪顿时就一闪而去,一路上留下一连串脆耳的笑声,而远处的虎爷见状,立刻跟了上去。见到这一幕,叶凡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就在小闪和虎爷身影没入树林之后不久,天水阶上,那个年轻男人的身影正缓缓走了上来,一路之上,对方似乎并不急于上来,而是一边走,一边欣赏途中的美景,要知道这天罗峰贵为凤凰山乃至金云市的第一高峰,所处高度那是极高的,就算是那十几公里远的金云市区,在这里也是遥遥依稀可见。

“呵呵,叶凡先生这里可真是好地方。不光景色宜人,嗯...这天地灵气也是极为充足。看到我都有些羡慕了!”

男人刚刚走上平台,就朝着叶凡笑道。

“这话估计也就是百先生这种久居城市之人才会说,如果百先生在这住上一段时间之后,肯定会因为这里单调的生活而感到枯燥,也就不会再有这种想法了。”

就在男人刚刚登上天罗峰的时候,叶凡收到了系统的提醒。

“什么?他也叫百晓生?这上次明明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啊?你是不是搞错了?”

初听系统的提醒,叶凡整个人都是一愣。

“在修炼界,百晓生这个名字可不是谁都敢乱取的。至于对方为什么和之前不是一个人,他的回答应该比我的解释更有说服力!”

系统似乎并不愿意直接为叶凡解释。

听到叶凡一语便喊出了自己的姓,百晓生似乎有些意外,因为叶凡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出来,对方刚才楞了一下。

百晓生自从上次开会之后,便直接订机票赶往金水省了,不过由于一路上各种事情的牵绊,所以直到今天才赶到凤凰山。

“呵呵,原本以为叶宗主会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而感到意外。不过现在看来,叶宗主似乎知道许多现在的你应该不知道的事情。”

百晓生虽然意外,但是毕竟不是寻常人,很快就将恢复正常,随后也改变了对叶凡的称呼,不过言语间似乎对叶凡知道太多隐隐有些不悦。似乎对于他们来说,有些事情只能在到了一定程度方才可以知晓!

“意外是肯定意外的,但是至于百先生所说的知道许多,那真是谬赞了!叶凡不过是偶然在别处听说了一些关于百先生的事情罢了,其实知道的也是相当有限,确切的说应该是极少极少。”

对方言语中的变化,叶凡也是依稀可辩,所以当下就不再多说,以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更多的东西。

周口市中医院
铜陵市心理医院
沧州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深圳治妇科病大约多少钱
九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