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劫修传 1339章 宿仇尽在今朝复

2020-01-13 18:5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339章 宿仇尽在今朝复

#!

先前白虎虽被诸禽围住,诸禽惧白虎神通惊人,也不敢真个儿相逼,唯在那里轮番佯攻罢了。白虎恪于身份高出诸禽太多,若是痛下杀手,岂不是以大欺小?就好似八尺大汉被小儿厮缠,怎好真的翻脸?

但此刻见到猎风遇险,白虎怎能无动于衷,四足如风瞬间便到,也不需虎吼探爪,就将一股狂风卷将起来。那风好不厉害,在金雕翼上一卷,双翼同时发出“喀嚓”声响,已被这狂风折断了。

金雕叫道:“好厉害。”金爪再也抓不住猎风,就于肋下生出一道幻翼来,身子急急飞逃而去。

猎风叫道:“白虎,我只当你真的敌不得这些灵禽,既有如此手段,何必尽快冲出重围?这些灵禽分明是想拖住你罢了,其目的却在玄武身上。”

白虎摇了摇头道:“从这里开始,必定是伏兵重重,这分明是我与玄武当初的对头设下的阴谋了,我行的越慢,玄武那边压力越大……”

猎风拍手道:“果然你是明白的。”

白虎道:“但压力越大,好处越多,日后修行,也会更加顺利一些。”

猎风这才明白白虎的一番良苦用心,呆了一呆,道:“你对玄武真是极好的了。你就不担心玄武遇着意外?”

白虎道:“一来玄武出世之时,主人必在身侧,自然另有安排,二来玄武防御之能天下无双,怎会有事?越是大能环伺,压力无穷,才能越发逼出她的潜能来。“

说到这里,他抬头向空中望去,猎风不明所以,也抬头向空中瞧了瞧,却哪里能瞧出名堂来。

银偶也顺着白虎的目光望去,微微一笑道:“猎风,你瞧那北宫玄武七宿第一星斗宿,虽有阴云环绕,倒也明亮如恒,想来是有惊无险,你大可放心。“

猎风道:“原来如此,这观天之术倒也有用有趣的紧,银偶,日后有暇,定要向你讨教了。“

银偶笑道:“只要你肯学,我哪有不教之理。“

猎风道:“就依着白虎之策,我等慢慢行去就是,只盼真的如你等所料,玄武有惊无险才好。“

这时那诸禽也不敢围拢,只在远处窥探,偶尔会有数只灵禽向前作势一扑,而等到白虎真个儿上前时,又忙不迭的退走,如此且战且退,白虎三人自然速度大减。

银偶也不理会前方厮杀,只管动用观天术去瞧天像。又趁此机会,向猎风传授此学。

原来像白虎玄武这般在仙庭有职事的,其天像最易瞧得分明,但有凶吉,一望便知。而世间仙修之士,只要是入了仙籍,在空中必有天像相应。

猎风道:“这么说来,我也该在空中有天像了,却不知是哪一个。“

银偶却摇头道:“目前我境界不足,测天术尚未大成,就算你有天像垂兆,也瞧不分明。不仅如此,就连那白虎引路真童,以及落伽无那,也瞧不出你的来历来。“

猎风道:“若是连这二人都瞧不出我的来历,那又有何说法?“

银偶道:“天像不明原因极多,或因涉天机,有仙庭大能掩住了你的天像,或是因你境界低微,前程难测,故而天像幽晦难明,种种说法不一,皆有可能。“

猎风摆了摆手,道:“罢了,等我日后慢慢琢磨吧,此刻问也无用。我只信天地注定,事在人为,天地虽是玄机莫测,无所不能,又怎能管得了这许多?“

银偶哈哈笑道:“此言极是了。我等每行一事,每行一步,天地便是威能无极,也只是后发而兆,真正决定我等命运的,的确由自家而定。“

这时前方有天河倒悬空中,而这天河之阔,也着实难以形容,便是猎风此生所见之水加到一处,怕也不及这天河的万分之一。

猎风虽不知中土地理,浮罗天河的名字却也是听说过的,便道:“玄武乃是水神,围攻她的那些大能兽禽自该不会在这天河中设伏,看来需得过了这座天河,方能与玄武碰面了。“

银偶笑道:“猎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浮罗天河极其广阔,就好似一座大陆一般,你想来,凡界诸座大陆,常有海水围绕,若你从海中来,可能想像得出那海尽头的陆地会有多广多阔?“

猎风惊讶的道:“这么说来,在这浮罗天河之中,亦有极其广阔的陆地了。“

银偶道:“浮罗天河之中,共有三块陆地,每块陆地的法则不尽相同,依我算来,玄武最可能被引到浮罗火陆之中。“

白虎点头道:“我心所想,实与君同。“

这时二侍一虎已靠近浮罗天河,那浮罗天河的法则立时运转起来,猎风只觉身子向那天河急坠而去,急忙念动法诀,定住了遁风,忽的发现天地倒转了,刚才瞧着在天上的浮罗天河,此刻已在脚下。

猎风笑道:“有趣,有趣,这里的法则变化奇妙如斯。“

银偶却肃容道:“既到了浮罗天河,那便是此间大能兽禽的地域了,此间法则虽是共有,可毕竟我等是外来之客,绝占不到一丝便宜的。“

便在这时,那天河中水花翻涌,一条三十丈多长的青鱼猛的跃起,向猎风扑来,分明是将猎风视为一只蝇虫罢了。

猎风初来天河这种奇异之地,心中也是着慌,急忙一步错开,避那青鱼一撞,手中赤刀便斩,那青鱼又怎能躲得过,就被斩个正着。

可是那青鱼头坚如铁,只听到一声“丁当“响声,青鱼吃痛受惊,慌忙翻身入水,再也不肯上来了。

猎风吃这青鱼一扰,也不敢大意了,双手持在手中,一对利目只管向水中瞧,那青鱼虽是隐慝不见了,可水中游鱼实多,且不乏身长体大者,个个瞧着都是面目狰狞。实不知又有哪条鱼会忍不住,再次会窜上来。

就在猎风专注于水面之时,自天河空中探出一爪,借那天河中升腾的云雾之摭掩,闪电般向猎风探来。

这正是前面拒狼,后门遇虎,等猎风惊觉之时,那爪子离猎风只有数十丈罢了。

却见那爪子有小山般大,生得瘦骨璘峋,爪分六趾,不按五行,爪中黑气萦绕,实不知是哪种大能灵禽所有。

银偶在猎风关注于水面时,一直仰首看天,更将神识探出多远,以防不测。

那知这空中巨爪,却瞒过了银偶的灵识,只到那六趾巨爪探出云端时,才被银偶目光瞧见。

而等到银偶瞧见时,以那巨爪下探之速,若想再来抹诀施法,已然是来不及了。

银偶毫不犹豫,将身向上一迎,就听得“轰隆”声响,这巨爪便捏碎了银偶。

猎风大叫一声,执刀向那六趾巨爪劈去,哪知刀到中途,身子被一股潜流卷入其中,觉得全身力气失了大半,就在潜流之中载浮载沉,只好挣扎罢了。

白虎怒吼道:“毘鹏道友只管冲着我来,何必伤及无辜。”

原来空中这只巨爪,就是浮罗三禽王之一的毘鹏所有,此毘鹏曾于凡界探爪,被原承天得了一羽,也算与白虎猎风等修有一面之缘了。

当初白虎未曾归位,以白斗之身,自然与这毘鹏毫无瓜葛,如今已为白虎真君,这毘鹏也是当年与白虎争斗过的,今日怎的不来复仇。

白虎将身子一摇,顿时长大了十倍,但只能与那巨爪相比罢了,想那毘鹏真身,实不知是怎样的巨大无俦了。

白虎毫不畏惧,怒吼声中,卷起罡风一道,与这巨爪争执,另又探起爪来,向这巨爪按去。

按理说毘鹏爪风附近,便是毘鹏的法则之力所控,可白虎乃是四神之一,无论在何种界域,凡颈后神光照处,便一直按自家法则斗法。因此与毘鹏法则相撞于一处,神光立占优势,那法则之变,就对白虎有利起来。

法则既被白虎所控,这巨爪再过强横,也可变得脆弱之极,毘鹏怎敢与白虎手爪相触,急急缩了回去,先避开那罡风虎爪,复又急探而下,却见那巨爪六趾之中,已多了一团光球,正在那里兹兹作响。

白虎与这毘鹏在仙庭厮杀一场,怎不知这毘鹏的神通,瞧这毘鹏此刻修为,约有当初的五成了,也难怪能在这昊天称雄。

知道那光球暗蕴极强灵压,只需稍稍一触,就会爆裂开来,自身有神光护体,自是不惧,可猎风则是难逃此劫了。

于是左爪先向那巨爪之后探去,以迫那毘鹏再次回避闪躲,身子再卷起一股风来,则是至强罡风,将猎风挡住。

那光球一缩一胀,果然就爆裂开来,只是白虎有神光护体,又怎会被这光球所伤,而光球爆裂时,激起的巨大的光波,则被白虎的罡风挡了个正着,怎有半丝损伤。

就见那巨大的光波向三面散去,激起天河水柱何止百丈之高,也不知河中有多少游鱼,死于这光波之中。

可就在这水柱四溅,天河如同被这光波倒卷时,于水柱之中,悄然伸出一只巨螯,向猎风拦腰便是一夹。

那猎风被白虎所救,刚从巨爪法则影响下挣扎出来,又被这巨大的水花摭目,也不知是否瞧见此螯。

空军机关医院怎么样
大连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阜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宜昌能治男科的医院
厦门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