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我是半妖 正文 第四十八章-你要找的是我媳妇儿?

2020-01-14 11:5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半妖 正文 第四十八章:你要找的是我媳妇儿?

“所以啊……”

陵天苏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还是等你吃了大笨牛,我在杀了您好了。这样您也不用忍受孤独无聊的日子了。”

白骨山牙齿碰撞的更加厉害,似乎被这小子的大言不惭给逗乐了,说道:“杀我?就凭你吗?”

“您能老老实实的让我杀吗?”

“自然是不能的。”

陵天苏挠了挠头,说道:“那可难办了,我可杀不了您,这样,我只好找帮手了。”

白骨山懒得一直这么拎着应穷怒,提着他随手一甩,甩得他闷哼一声。

“哦?你还有帮手。”

陵天苏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有的。”

应穷怒突然想起,是谁和他一同进的遗迹,心中升起一股不妙。

“你小子,该不会是那位……”

陵天苏微微侧身,做出一个让开的动作。

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石门前,头戴斗笠纱帐,看不清容貌,腰间系了一把三尺长剑,纱帐下的眉头微皱,石室内满地鲜血和令人呕吐的气味,令她不喜。

白骨山见到这位白色身影后,眼眶中蓝色火焰陡然停止跳动,死死的盯着她,喃喃道:“是你……”然后慢慢转为兴奋:“是你!”

应穷怒欲挣扎起身,心中焦急,果然,这魔物的目标是牧子忧。

起身的动作似乎惊动到白骨山,白骨山一脚踏在他的背后,将他重重踩倒,骨头又断了数根。

陵天苏的声音再度响起,“原来您要找的人是她啊,这是我媳妇儿。”

应穷怒此时此刻心中恨极了陵天苏,若是他能起身,肯定第一时间将这不要脸的臭小子撕成碎片。

白骨山没有理会陵天苏,一只脚还落在应穷怒背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嗅着牧子忧身上醉人的香味,模样有些陶醉,这味道,勾起了他的食欲,明明已经没有了胃袋,还能强烈的吸引他,肯定很好吃。

白骨山声音轻柔,说道:“你,留下来,我放过他,这是我施与你的最大恩泽。”

牧子忧轻笑一声,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微微偏头看着地上的应穷怒,说道“应兄,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样。”

与陵天苏一样的问题,却是不一样的效果。

应穷怒直觉全身一阵酥麻,痒到了心底,身上的伤口此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艰难的抹去脸上的血污,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狰狞,他尽最大努力的露出一个温和笑容,“让九小姐挂心了,穷怒只是一时失手,中了尸毒,模样看着凄惨,实际并无大碍。”

陵天苏突然觉得他好生可怜,这货眼光也太独特了些吧

牧子忧点了点头,不再看他,直直的看着白骨山,目光平静。

“人间皇白骨山…传闻你失踪了五百年,没想到原来是被我族老前辈困死在了这里。”

“既然自然身死,又何必继续留在人间作恶,害人害己呢?”

白骨山讥讽笑道:“小丫头,你想杀我?”

“你不属于这个世间,五百年前你就该身消道陨,上一代前辈未完成的事,我理应完善。”

应穷怒心中大急,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跟他犯同样的错误。

“九公主,不可!您千金之躯……”

白骨山脚下微微用力,打断了话接下来的话,脚掌深陷应穷怒后背之中,令人牙酸的骨头错位声响起。

牧子忧脸上依旧无动于衷,两指夹着一片绿叶,一道剑指凛然点出,绿叶随着那道剑意紧随而出,直逼白骨山。

白骨山一指点出,食指与那道剑意相碰。

手掌微颤,剑意没有轻易消散,或许是因为剑意中那片绿叶的缘故,他从那道剑意中竟然感受到了勃勃生机。

果然不愧为妖族中最为出色的白狐血脉,随意一击,让他竟然无法轻易接下。

应穷怒顿时之间,只觉头顶上方压力倍增。

白骨山指尖忽然凝聚出一团黑雾,黑雾将她的剑意紧密包裹,收回食指,用力一握,剑意顿时消散。

伸手一挥,黑雾倒回他的皇袍衣袖中,只剩几缕绿叶碎片,飘落在应穷怒的后背之上。

应穷怒后背一凉,白骨山在他背上留下的疼痛顿时减轻不少。

凋零的绿叶碎片忽然发出莹莹光芒,如同黑暗中的萤火虫,充满了活力。

碎叶再度生长,碎片化作新春枝条,将应穷怒身躯紧包其中。

白骨山只觉脚下一股柔和力量,将他弹开。

应穷怒身体一轻,悬空飞向石门。

陵天苏啧啧称奇,虽然已经见过她同样的手段,可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十分神奇。

应天笑连滚带爬的来到应穷怒身边,紧张的查看他身上的伤势。

“多谢九小姐出手相助!”

应穷怒面露感激,原来她一出手目标不是白骨山,绿叶剑意是一个幌子,真正目的原来是为了救他,心中感动到了极点,暗自将这份情谊深深的牢记于心。

牧子忧微微颔首,说道:“应兄不必客气。”

虽然她对这位自大的应穷怒没什么好感,不过亲眼见到他遇难,总不能见死不救。

牧子忧忽然对陵天苏说道:“你身上有没有解毒的丹药?”

陵天苏好没气的道:“干嘛?”

“给他。”牧子忧指着应穷怒。

陵天苏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扔给应天笑,说道:“这丹药对他身上的毒有一定抑制作用。”

应天笑赶忙接过,道了一声谢,一只手多有不便,只好用口咬开瓶塞,再咬住瓷瓶倒出丹药,圆滚滚的丹药落在掌中,清香扑鼻,一看就知道并非凡品,生怕效果不显著,多倒了几颗。

“哥哥,快服下吧。”应天笑咬着瓷瓶含糊说道。

应穷怒看着弟弟那模样也是颇为心酸,但也不客气,低头将数颗丹药吸入口中。

陵天苏正在怀中掏着什么。

“嗳嗳嗳……那是外敷的,这才是内服的。”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绿瓶。

应穷怒眼中喷火,“小子你耍我,哪有人把外敷的药做成药丸模样的!”

陵天苏一脸无辜,“没有啊,我们南狐一族就习惯做成药丸,捏碎了敷,是你自己太心急,不听别人把话说完,还浪费我的药。”

“行了行了,哥哥,人家也是好心,别生气了。”

应天笑接过小绿瓶,又按照陵天苏的说法,将应穷怒安置妥当。

脚下猎物被夺走,却不见白骨山有多大的生气,声音中居然还带着一丝惊喜,“木灵之体?原来你竟是一位木灵之体,哈哈,这可是个意外惊喜,你的血肉比朕想象中的还要高贵,哈哈哈……”

“小丫头,不要因为自己是木灵之体就以为真的可以打败朕,虽然朕被囚禁与此地多年,不能修炼,不能养伤,只能慢慢等着一身修为消耗殆尽,不过不要忘了,朕生前可是一位通元强者,再不济,也不至于才给你这么一个凝魂境的小丫头。”

牧子忧笑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天真!虽然朕不知道你那片绿叶是何宝物,竟能在朕脚底下将人救走,不过绿叶只有一片,朕的尸毒却是源源不断的。”

牧子忧眉头一挑,那片叶子只不过是她在林中随手摘的,这点也看不出来,白骨山不过虚有图名。

他说的倒也没错,叶子她却是只有一片,不过那又如何,她也没打算一直用绿叶这个手段。

白骨山衣袍挥动,黑雾涌出,化成无数毒虫,模样狰狞,涌向牧子忧。

“尸毒而已。”

牧子忧语气淡淡,她开始向前迈步,朝着无数黑雾毒虫。

剑指飞舞,不见剑影,只见剑光闪闪,每一道剑指落在毒虫上,毒虫瞬间消散。“嗤嗤”声在石室内不绝于耳,她每挥臂一下,黑虫就消失一片,挥臂频率又慢变快,渐渐的,只能隐约见到她的手臂虚影晃动。

白骨山眼眶幽火森森,她越是出色,他越是兴奋。

吃了她,或许,他能长出完整的一条腿来,想到这里,他胸膛里的无数心脏,欢快的跳动着。

白骨山不再挥动衣袖释放尸毒,因为那是无用功。

果然偷点懒,拿下她是不可能的么。

白骨山“咔咔”一笑,九根指爪并拢,插入眼眶之中,蓝火幽幽,九根手指被蓝火点燃,每一根指尖上,皆跳动着一团蓝色明火。

牧子忧步伐一顿,目光盯着那九团明火,心中变得凝重起来。

白骨山身形如鬼魅,皇袍一闪,瞬间来到牧子忧面前,五爪探出。

牧子忧翻手一转,指尖凝聚出一道虚影长剑,横与胸前。

五爪激烈碰撞,虚剑瞬间碎裂。

牧子忧眼神闪烁,身形如燕子般急退。

手指灼热,那诡异的蓝火竟然如此轻易的破开了她的剑。

五爪直逼而上,牧子忧转攻为守,裙摆如百合开放,身姿轻盈,步法奇妙,几番之下,白骨山一下也没有击中她。

应穷怒心底焦灼万分,看着牧子忧的战斗,简直比自己战斗还要令人揪心,每当他看到她的衣裙被火焰烧掉一角,他心跳就要漏掉一拍。

当他看到陵天苏正无聊的倚靠在石门上,把玩着手中的双刀,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

“陵天苏!你就打算这么干看着?”

武汉民生医院预约专家号
南阳市宛城区中医院
成都市男科医院地址
泉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杭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分享到: